浩荡东风鼓春潮

  东风潮涨,春光浩荡。南海之滨,满帆待航。

  2018年4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出席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宣布,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落实开放为先导,两年来,海南加速推进自贸区、自贸港建设,海南自贸区总体方案明确的中央事权改革试点任务实施率达95%,6批71项制度创新案例相继发布;打造4小时和8小时飞行经济圈,执飞国际航线103条,通达境外城市62座。开通43条内外贸航线,东南亚主要港口全覆盖。

  浩荡东风鼓春潮,海南省委向全省干部群众发出号召:决不辜负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重托,决不让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在我们手上错失!

  在制度创新中寻找活力

  2月21日,一场特殊的签约仪式隔屏举行,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管理局和腾讯公司通过线上会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4月2日,从新加坡始发的“托儿斯风”号集装箱班轮在海南洋浦小铲滩码头作业,这样的外贸班轮每月平均有43艘次。

  “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赋予更大改革自主权”“要站在更高起点谋划和推进改革,下大气力破除体制机制弊端,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海南指明了方向。        

  2018年7月,海南省政府与中远海运集团启动海南港航股权重组。重组后,中远海运集团为洋浦量身定制了连接国内、辐射东南亚和南亚的中转航线网络。2019年,洋浦港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126%。今年一季度,尽管受疫情影响,仍同比增长172%。

  2019年7月,海南省委、省政府对博鳌乐城先行区、洋浦经济开发区、海口江东新区、三亚崖州湾科技城等4个重点园区施以“一园一策”改革,赋予4个园区相对独立的事权、财权、人事权。改管委会为管理局,实行企业化、市场化的用人制度,实行全员聘任,享有独立的用人自主权、薪酬标准和考核激励制度。

  今年4月2日,海南省通过一项决定,全省10个重点园区正式实施放权改革,将一批原属于省、市两级政府的相关管理职能,分批下放给园区。

  清晰了自身定位,洋浦先后出台40余条优化营商环境、提高通关效率等政策,众多国际船舶开始向洋浦港集聚。“区域国际集装箱枢纽港”的构想,走向成形。

  3月29日,乐城先行区发布消息,允许患者“带药出园”。这意味着原本至少需要3至5年才能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药品、药械,不仅能在乐城使用,还能带出少量自用。目前已累计成功实施51项国外药品、药械、医疗技术应用的“全国首例”,特许政策终于从“纸面”落地。

  依靠新理念破解难题

  罗威原本是想走的,甚至都开始收拾行李了。作为崖州当地第一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兴通讯三亚研究院负责人,罗威一度很苦恼:研究院办了、办公楼盖了,竟卡在一张施工许可证上,好几年办不下来。

  不过罗威还是留了下来。2019年2月,崖州科技城管理局承诺一周办理完施工许可证。一诺千金,施工许可证准时送到罗威手中。

  “要坚决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从自贸区到自贸港,海南后发而先启。凭什么?靠的是理念创新,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从三亚市区沿着海岸线西行40公里,就是崖州。这是三亚最后一片没有开发的海湾,宛如一张白纸。2018年底,海南省委最终确定要在这里兴建以深海开发、种业研究、高新技术为主要内容的崖州湾科技城。2019年5月,《三亚崖州湾科技城总体规划》获得海南省政府批准。

  白纸上面画巨图。一个小小的崖州湾科技城管理局,如何担当?

  海南完善“法定机构”+“市场主体”运行模式改革,提出10个重点园区既是做大自贸港流量的“量点”,也是突出实效的“亮点”。

  亮在何处?既是“施工员”又是“店小二”。去年底,中国地调局南海地质科学院入驻崖州科技城,却没有办公楼。科技城管理局把刚装修好的办公楼“送”给他们;听说罗威的事情后,主动登门承揽“旧账”。

  量又何来?先做减法,实施极简审批,将省、市两级下放给管理局的权限,通过减环节、减材料、减时间,再“瘦身”一遍,一窗受理,一章办结;再做加法,除了提供人才公寓,还加紧建设学校、幼儿园、医院、书店、咖啡馆、健身房、电影院……

  目前,崖州科技城已有中科院海南种子创新研究院、中科院南海所、上海交大、浙大等50多所国内顶尖高校、科研机构入驻。

  号称“三亚后花园”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一度全县财政收入近七成来自房地产开发。“这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得重新调整思路。”县委书记王昱正2014年上任后痛下决心,开始转型生态旅游,并走出“政府主导+企业投资+群众参与”的发展路径。

  “保亭转型发展生态旅游的决心,让我们对未来有了信心。”赵晨均负责的神玉岛旅游项目正是那时进来的,“我们的目标是要创建保亭第三个5A景区,通过山海对接真正成为‘三亚后花园’。”

  冲破黑暗便是黎明,爬过陡坡就是高地。从2014年起,保亭没再引进一家房地产企业,2018年保亭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排名全省第一,2019年4月保亭成功摘掉贫困县的帽子,房地产税收占全县地方财政比重降到14%以下,成为海南第一个国家首批全域旅游县。

  高标准规建释放动能

  去年11月,海口江东新区临空产业的重要引擎、美兰空港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一期)项目动工,总投资16.28亿元,占地约220亩,拟建设大修定检机库、喷漆机库、国际航材存储交易中心等各项相关设施。

  2014年,海航集团曾想发展飞机维修产业。当时,他们在美兰机场的两个维修机库,只能容身一架窄体飞机和两架宽体飞机。

  海航集团持有飞机维修国际全牌照资质,整个海南的从业人员达3000人,但海南的航空维修产业年产值仅35亿元人民币。有需求、有条件,为啥没动起来?

  “航材制造业基本垄断在欧美厂商手里,我国的航材关税、增值税综合税率在20%左右。和新加坡这些自贸港比,没有保税后的价格优势,很多航司舍近求远,到国外修。”业内人士分析道。

  产业“引擎”装不上,海南想发展临空经济,无处发力。

  “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优势,集聚创新要素。”2018年,江东新区重新谋篇布局,以美兰国际机场为核心的临空经济区,成为江东新区的产业“领头雁”。去年11月,海南出台政策支持,海航集团与海南发展控股、海口城建集团合资成立公司,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正式动工。今年1月,江东新区申报设立海口空港综合保税区。

  “随着自贸港建设进程加快,全球客货飞机在海南起落更频繁,将催生庞大的飞机维修服务需求。”江东新区临空发展部负责人刘愿然说,“我们现在建的是面向印度洋、太平洋,服务全球航空公司的飞机维修平台,进而带动整个海南临空产业集聚。”

  一张宏伟蓝图,衍生出了一套深耕细作的规划体系。放眼江东新区,千顷湿地万亩园。“在‘一盘棋’统筹下,新区蓝绿空间占比要求稳定在70%。”江东新区管理局副局长汪岩说,“目前还在铺路架桥打基础的阶段,但先谋后动,规划敲定,开工建设起来速度就快了。”

  春江水暖,企业先知。2019年,海南服务贸易出口增长33%,首次实现顺差6.53亿元。海南师范大学中国特色自贸港研究中心主任刘锋说:“在高标准建设、高质量发展上突出后发优势,海南这块‘试验田’正将资源吸附到制度的高地上。”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13日 01 版)

(责编:杨光宇、曹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residentmama.com